精华网热点资讯,篇篇都是10万+!

鹤山新闻:西周春秋的乡遂制度和社会结构是怎么样的[图]

10-30栏目:自媒体

鹤山新闻:西周春秋的乡遂制度和社会结构是怎么样的为本篇文章主要内容,下面是"西周春秋的乡遂制度和社会结构是怎么样的"正文内容:

一 《周礼》中的乡遂制度

《周礼》把周天子直接统治的王畿划为"国"和"野"两大区域,在这两个区域中,"郊"是分界线,郊以内是"国中及四邻",郊以外是"野"。"郊"的得名就是因为他处于国和野的交接处。"国"的本义是王城和国都,王城的城郭以内叫"国中",城郭以外的周边地区就是"郊",分设"六乡",即是乡遂制度中的"乡"。郊再往外的地区就是"野",分设有"六遂",就是乡遂制度中的"遂"。郊分三乡,而郊分六遂。

郊设 "六乡",野分六遂"。

乡遂的居民不仅居住地有国、野之分,身份也不同。在《周礼》中,乡和遂的居民都可称为"民",但六遂的居民还被叫做"甿"、"氓"或"野民"、"野人",六乡的居民则称为"国人"。

甿"古本或作"氓"、"萌",本是指田民、野民或野人。

《孟子"滕文公上》:"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

乡遂中的社会组织也不同。

《周礼"大司徒》:"五家为比,五比为闾,四闾为族,五族为党,五党为州,五州为乡"。

《周礼"遂人》:"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酂,五酂为鄙,五鄙为县,五县为遂"。

《周礼》记载六乡的乡党组织,分为家、比、闾、族、党、州、乡六级,可知六乡居民还多采取聚族而居的方式,保持氏族的残余形式,而六遂的邻里组织分为家、邻、里、酂、鄙、县、遂六级,完全以地域关系、邻里关系取代了血统关系。这是因为六乡居民都是国人,是当时的统治阶级,因此可以依旧沿用传统的血统关系作为团结国人的手段;而六遂居民是野人,这种血缘关系已经被打乱了。(杨宽《古史新探》)

《周礼·地官 ·大司徒》上云:"令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受;四闾为族,使之相葬;五族为党,使之相救;五党为州,使之相赒;五州为乡,使之相宾。"

六乡和六遂居民都有分配耕地的制度,但作用不同,前者是为了保持公民之间的平等权力,保持它们提供兵役和劳役的能力,后者是农业生产的主要担当者,为的是发展农业生产,均分对贵族的负担。

六遂居民提供的主要是无偿的农业劳动,即前面提到的"籍田",此外还要提供力役服务,提供贵族祭祀所需的牺牲,提供鸟兽、草木、玉石等特产;六乡居民主要是提供军赋、兵役和力役,当国家有重大事故时,就要召集六乡的居民从事保卫工作,还要征询他们的意见,具有一定的政治权利,六遂的居民就没有这种权利。

《周礼"小司徒》:"乃会万民之卒而用之:五人为伍,五伍为两,四两为卒,五卒为旅,五旅为师,五师为军,以作田役,以比追胥,以令贡赋"。

六乡居民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主要的教育课程是"六德"、"六行"、"六艺",尤其重视"礼"和"射"等教育,如乡饮酒礼和乡射礼等。乡饮酒礼不仅是尊敬长老和加强团结的酒会,而且具有商定大事的议会性质,还是选拔人才的活动。所有这些"礼"都和国人的政治权利和兵役义务息息相关。

六乡居民有被选拔的权利。在六乡中,每三年有一次"大比",由乡中官吏挑选出贤能者,通过乡射礼来请国人评议,然后推荐到国君那里。六乡本身是兵民合一的编制,乡中的各级官吏,同时也是军中的各级将领。可见选拔的贤能同时还是武艺高强者。

从以上可以看出,六乡和六遂的局面分属两个不同的阶层,六乡居民是自由公民,有参与政治、教育和选拔的权利,有服兵役和劳役的义务;六遂局面则没有这些权利,而是农业生产的主要担当者,并提供各种劳役,是被剥削者。

二 春秋时代各国的乡遂制度

春秋时代有许多国家保留有乡遂制度,其中以齐国最为典型。

《国语"齐语》记载:齐桓公时,管仲实行"三其国而五其鄙"的政策,把"国"分成21乡,其中工商之乡6个,士农之乡15个。后者五家为轨,十轨为里,四里为连,十连为乡,五乡一帅,15士乡可编为三军,中军由齐桓公统帅,上下两军由上卿国子、高子统帅。士农之乡将乡里组织和军队编制结合起来。性质与《周礼》中的六乡相同。

管仲在乡中选拔人才的办法,也和《周礼》中六乡"三年大比"相同,贤能者由乡长推荐,齐桓公亲自接见,授予官职,一年后由长官报告工作成绩,挑选贤者向上推荐,并听取乡里的意见。

在鄙野地区,每三十家为邑,十邑为卒,十卒为乡,三乡为县,十县为属,共分为"五属",分设五大夫。"五属"的性质相当于《周礼》中的六遂。

从一些记载中,也能看出春秋其它一些国家保留乡遂制度的痕迹:

1、宋国。《左传"襄公九年》:宋国火灾,执政乐喜派司徒华臣准备好"正徒"灭火,即国中四乡的正卒;又令遂的长官遂正调遣役夫进入郊内从事保卫;左师、右师又命令四乡的乡正去祭祀。

2、鲁国。《尚书"费誓》:"鲁人三郊三遂",说明西周初年鲁国已实行乡遂制。《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孟氏将辟,藉除于臧氏,臧孙使正夫助之,除于东门"。臧孙担任司寇,所调遣的正夫,当是国中乡里的正卒,即宋国所谓"正徒"。后来三桓瓜分公室,季孙氏用入其邑者不征赋,不入者加倍征赋的办法,迫使军队成员带着提供兵役的乡邑组织一起臣服于季孙氏。

3、郑国。《左传"昭公二十八年》记载,郑国火灾,执政子产的做法和宋国执政乐喜的做法相似。郑国乡人有参与政治的权利,能够在乡校中议论政治。

此外,春秋时期保留乡遂制度的一点,就是国人阶层的普遍存在。这些国人在战争中充当士兵,国君和大臣遇到危难,或在继承上发生问题时,常召国人来征询意见。一些国家国君的废立,国人甚至能起决定性作用,一些残暴贪婪的卿大夫也常被国人驱逐或杀死。这种现象在西周厉王时期就已有体现。

《左传"闵公二年》记载:狄人伐卫,卫懿公爱鹤,"国人受甲者"都不愿去打仗,说让鹤去打仗吧,结果卫军大败。

《左传"定公八年》记载:卫灵公苦于晋国逼迫,企图反抗,令公孙贾征询国人:"若卫叛晋,晋五伐我,病何如矣"?国人回答:"五伐我,犹可以战"。于是卫国决定反抗晋国。

《左传"哀公二十六年》记载:越国派兵护送卫侯辄回国,卫大夫公孙弥牟召集"众"问道:"君以蛮夷伐国,国几亡矣,请纳之"。"众"都说"勿纳";公孙弥牟又说:"弥牟亡而有益,请自北门出","众"都说"勿出",结果卫侯辄不敢进入卫国。

由此可知,春秋时各国还保留有许多乡遂制度,把它和《周礼》比较,可知《周礼》中的记载不是没有来历的,还基本保留有西周、春秋时代的特点。

三 西周时代的"六师"、"八师"和乡遂制度的关系

《周礼》中所说的乡遂制度,基本内容在西周时代已有,但参杂了许多理想化的成分,例如《周礼》说西周有六军,但从文献何金文来看,西周只有六师,到春秋时代,诸侯才有"军"的编制。

西周的主要军事力量有"西六师"、"殷八师"、"成周八师"几种,西六师又称"六师",驻扎在西土的都城丰镐;殷八师驻扎在原殷的王畿卫国;成周八师驻扎在成周。

西周军队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征四方责":夷戎部落被征服后,就成为西周的纳贡之臣,向西周进贡币帛、物产和劳动力,如不服从规定,就要受到讨伐。西周金文记载,成周八师曾用于征伐南夷,殷八师用于征伐东夷。

竟卣:"唯白辟父以成师即东,命伐南夷"。

小臣速簋:"白懋父以殷八师征东夷"。

"六师"和"八师"等,既是国家的军事组织,又是自由公民的地域组织。"师氏"既是军队的军官,又是乡邑的行政长官,他们除统率军队以外,还参加重要的射礼,担任贵族子弟的军事教练,掌管乡邑和降服的夷戎部落。乡邑的长官"邑人"直属于"师氏"。从金文记载看,军队的师氏可以掌管乡邑的"邑人"和"奠人",前者相当于《周礼》中的乡大夫,后者相当于《周礼》中的野人。此外,师氏还掌管许多集体奴隶性质的夷戎部落,这应当是在奴役这些夷戎以外,把他们当作警卫队。

《周礼》中记载的"六军"制度,与文献和金文中的记载有所不同。师氏既不是六军的长官,也不是乡邑的长官,仅仅是周王的警卫队长,同时担任贵族子弟的教师。

古代雅典,军队也是由自由公民编制成的,居民组织和军事组织也是密切结合的,若干居民区构成一个部落,形成一种兵民合一的组织。雅典除了有自由公民组成的军队外,还有奴隶编成的警察。这和西周很类似。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西周军队中还设有治民的官职,如管理土地的"冢司土"、管理种植的"司蓺"、管理畜牧的"司牧"和管理耕作的"司佃事"等民官。因此对《尚书"牧誓》中,武王在作战前列举"司徒、司马、司空"等民官也就不奇怪了。且由于乡邑组织是由十进制的氏族组织演变而成,故而军队编制也采取十进制。

《尚书"牧誓》:"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以上鹤山新闻"西周春秋的乡遂制度和社会结构是怎么样的"相关内容及西周春秋的乡遂制度和社会结构是怎么样的相关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西周春秋的乡遂制度和社会结构是怎么样的”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告知,精华网将尽快删除。

阅读量:100000+
上一篇:稷山贴吧:倒立还是
推荐量:7948
下一篇:绛县农廉网:顾颖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