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网热点资讯,篇篇都是10万+!

河北承德新闻:《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图】

10-29栏目:自媒体

河北承德新闻:《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为本篇文章主要内容,下面是"《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正文内容:

(原标题:《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七人获刑)

电影《盲井》讲述的是,两个人将独自流浪的乞讨人员骗至煤矿做工,在矿井下将其杀死后伪造矿难,利用矿主无证开采不敢报案的心理,伪装成死者亲属私了,骗取赔偿款的故事。

然而,现实生活并不亚于艺术。就有这么几个人不仅杀害了工友,还伪造事故现场,以死者亲属身份索要赔偿款,俨然现实版"盲井"重现。最终,这几个人也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蓄谋已久 伺机作案

2014年3月,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的美姑县依然还是天寒地冻。

白天,吉则果某望着锅旁放着一堆发芽的土豆,摇了摇头,这是他一家五口人仅有的食物。阴冷的寒夜,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心想:"天天吃土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必须要找到出路,过上顿顿有酒有肉的日子。"他忽然想起了今年1月刚刚当上村委会主任的远房亲戚阿余石某,或许其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第二天一大早,吉则果某就赶往阿余石某家,推开半掩着的木门,看见阿余石某正独自坐在床铺上抽烟。阿余石某见到吉则果某十分惊讶,虽说是远房亲戚,但平日却很少往来,尤其这几年吉则果某在外打工,更是很少见到他。"都三月份了,你不是出去打工了吗?"阿余石某不解地问。

"工地上没日没夜干苦力,又挣不到几个钱。"吉则果某说,"我有个赚钱的好法子。" 早就染上了毒瘾的阿余石某一听有来钱快的法子,二人一拍即合。

这个所谓"来钱快的好法子",就是在矿井工地杀人骗赔。

"杀人骗赔第一步是要解决死者的身份问题。"吉则果某对阿余石某说道。

在美姑县,许多人家里有人死亡后,家属不会去注销户口,而是由村委会主任注销。而吉则果某正是看中了阿余石某手中掌握着的尚未注销的户口。2013年年底刚刚病死的阿余五某,其户口还在阿余石某手中没注销,正好可以利用。

吉则果某要求阿余石某到时候安排几个人冒充死者家属,去现场哭闹骗取赔偿。并承诺,事成之后,阿余石某可以分到27万元。

吉则果某又找到另一个村的村委会主任,拿到已经死亡但还没有注销的村民吉拉尔某的户口。

解决了真实户口的问题,吉则果某开始了下一步筹划————寻找"死者"。

吉则果某盘算,用于作案被杀的"死者"必须是无人管理的流浪乞讨人员,这些人即使平白无故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报案。

以此为"标准",吉则果某在西昌市的街头闲逛时,发现有两个衣衫褴褛、精神不太正常的流浪汉,这两人正好符合自己的"选人标准"。

于是,吉则果某先带他们吃了顿大餐,一步步接近他们,骗取他们的信任后,谎称带他们到外面打工挣钱。为避免引起他人注意,吉则果某给他们装扮一番,给他们买了新的衣服,这样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正常"的人。

然而,要完成整起杀人骗赔单单靠吉则果某一个人是不行的。随后,吉则果某又找来了自己的弟弟吉则衣某和同乡吉则以某、吉则拉某、吉以以某、伍尔伟某等人。一场阴谋就此展开。

工地铁塔 露出狰狞

一切准备就绪,吉则果某等人开始寻找作案场地。他得知同乡吉克伟某在福建省上杭县承包了一个建铁塔的工程,便打电话给吉克伟某说:"我过几天要带两个人过来干活,事成后给你15万元。"

吉则果某虽未明说,但吉克伟某心里却明白吉则果某是要带两个人到他的工地弄出点事,然后骗老板钱。"这……"吉克伟某犹豫不定。

听电话那一头有所顾虑,吉则果某斩钉截铁地说:"兄弟,放心,出了问题我一个人负责。"吉克伟某心中一算:"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轻松得到15万元,何乐而不为。"于是便答应了吉则果某。

2014年4月初,吉则以某和伍尔伟某、吉以以某等人将两名流浪汉带至上杭的工地干活。吉克伟某同时还安排吉则以某、吉以以某等人一同到工地。"你们先在工地干一段时间,不能人一来就出事,这样会引起怀疑,如果被发现,谁也跑不了。"吉克伟某提醒吉以以某等人。

吉则果某特意叮嘱伍尔伟某:"动手前一定要和吉克伟某沟通,铁塔要搭建到三四十米后才能动手,这样看起来才像是真的事故。"

就这样,他们和两个流浪汉在工地干了十几天的活,当铁塔搭建到快40米的时候,伍尔伟某等人觉得时机已经成熟。

第二天,工人们还是像往常一样串螺丝、搭建铁塔,两个流浪汉则被带到了不同方向干活。动手前,伍尔伟某用彝族话对大家说:"你们就假装正常干活,免得引起那两个人的怀疑。"

傍晚五六点钟,两个流浪汉被杀。

"你去开机器把铁条吊到高处再放下来将抱杆弄断","你打电话叫救护车","你打电话告诉吉克伟某说有工人死了,让他过来处理","你们几个把尸体抬到山下",伍尔伟某和吉以以某在现场指挥工人伪造事故现场,并一再叮嘱及威胁工人:"对外面的人都统一说这两个人是从铁塔上摔下来死掉的,谁如果说出去谁就死定了!"

谋财害命 粉墨登场

"喂喂喂,老板,大事不好,工地出事了,抱杆断了,从抱杆上摔下来两个人,摔死了……"电话一头传来欧阳里某急促的喘息声。

老板立即赶往事故现场,还报了警,民警问他们:"这两个工人是怎么死的?""意外事故,从铁塔上摔下来摔死的。"工人们按统一口径回答,还说两个死者的名字叫吉拉尔某和阿余五某,是四川美姑县人。

与此同时,远在四川美姑的吉则果某也收到了千里之外上杭打来的电话:"人已经杀死了。"接到电话后,吉则果某对阿余石某说:"我们可以出发了。"

之后阿余石某骗阿余五某的堂弟阿余铁某、阿余五某老婆吉木曲某的亲戚吉木达某、阿余五某的堂表哥马海达某出去打一个月工,工资5000元。他们和阿余石某等五人坐飞机到厦门后,阿余石某对他们说:"我们不是出来打工的,是我把阿余五某的户口卖给吉则果某了,吉则果某他们杀人后伪造成一起施工事故,现在我们去冒充那个死者的家属,对外宣称那个死者就是阿余五某,事成后会给你们每人5000元钱。"

见他们不同意,阿余石某威胁道:"现在事情到这步了,如果你们不去现在也找不到人冒充,让警察发现了大家都要坐牢。"阿余铁某、吉木达某、马海达某担心不同意的话,阿余石某回村里后会报复他们,而且如今身在外地,便只能同意。

之后他们一起坐车到了上杭,并骗老板五个人都是死者"阿余五某"的亲戚。另一伙人伍尔伟某、阿苏牛某、吉尔尔某、吉拉达某则假冒另一名死者"吉拉尔某"的家属,他们也陆续到达了上杭。一到上杭,看到殡仪馆躺着的两具遗体,他们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对着两具遗体撕心裂肺地哭喊,但他们心里都清楚,躺着的两个人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为了能得到更多赔偿款,阿余石某还从四川成都特意请来了赵律师帮助协商赔偿事宜,并答应给赔偿金的5%作为酬劳,并报销往返路费。赵律师提出两个死者的赔偿金一起谈的意见,最后经协商达成赔偿协议,由工地老板向"死者家属"赔偿160万元。

因"死者家属"拒绝尸检,公安民警只能从尸体表面进行检验,他们发现两名死者头部、躯干、肢体都有损伤,而且有骨折,因案发现场被破坏,从尸表检验看,两名死者死因符合高空坠落致死。而工地老板也同意以协商赔偿方式了结此案,公安民警也就未再细究,吉则果某等人这次侥幸躲避了警方的追查。

故技重演 东窗事发

从参与上杭杀人骗赔分到了1.1万元之后,吉则以某立刻回到了四川。仅一个多月,钱就被他花光了。

不久,吉则以某收到了来自山东烟台一个老乡的电话。"在哪?最近有空吗?到山东过来帮我做事,我这边人手不够,需要有经验的人。"他知道"有经验的人"指的就是有做过杀人骗赔事情的人。

想想没有比做这个来钱快的了,吉则以某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并于第二天乘坐火车赶往烟台,与的格某、曲比拉某、阿海达某、地石某、吉则拉某等老乡汇合。

因人手不够,吉则以某又叫来了马沙做某:"你明天到烟台这个金矿去顶我干活,金矿这边要弄死一个人骗钱,杀人的人已经安排好了,你帮忙看着,他要是杀不了,你再过去帮忙。"并承诺事情办成了给马沙做某2万元。他们商议:"在矿井底下,用石头把那个男孩砸死,就说是矿洞顶上掉下石头砸死的,那样不容易被发现。"他们依次做好了分工,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着。

2014年7月9日14时许,黑暗的矿井底下,只有几盏矿灯在晃动着。一名十七八岁的男孩正在井下干活,他身高一米七左右,智力不太正常,有点口吃。他不知道,此时背后一块六七斤重的大石头,忽然向自己后颈部砸来。

男孩应声倒地。吉则拉某等人按预先计划好的,叫来了老板和"死者家属"。

矿长马永某听说工人"被滚落的石头砸死",心生疑惑,从火葬场回来后就立即下矿井进行查看。

马永某发现案发地的矿石堆并没有石头滚落的痕迹,一块长方形的石头在矿石堆下面,矿石前头尖上有一丝血迹。死者的手套放在巷道里一个平台的地方,那里还有两个烟头,烟灰还在平台上,安全帽在平台下面没碎,也没有碰撞的痕迹,上面的矿灯也没有碎。更让他生疑的是,4个从美姑县来的工人以前都能听懂普通话,案发后都装听不懂了。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报了案。

此时仍在宾馆等待,幻想矿主会支付巨额赔偿的吉则拉某及"死者家属"等人早已被公安民警团团围住。

法网恢恢 罪有应得

在公安民警的审讯下,地石某、曲比拉某等人很快便交代了他们在山东烟台金矿杀人,意图骗取矿主赔偿金的罪行。

这起案件侦破后,心思缜密的公安民警并未就此罢手。他们发现,这伙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娴熟,分工明确,事前准备充分且手段残忍,绝不像是第一次作案,于是再次加大审讯力度。

然而,犯罪嫌疑人却坚持不松口,案件陷入了僵局。但警方并未就此放弃,他们转变办案思路,由"攻城"转为"攻心",运用法律政策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思想干预。"我国刑法规定,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你们好好想想,这是法律给你们最后一次从宽处理的机会……"

面对政策教育,地石某、曲比拉某心里开始动摇。在办案警察耐心的政策引导下,他们很快便交代了吉则以某等人不久前在上杭铁塔工地犯下的命案。

而此时,吉则以某等人早在金矿杀人案前就离开了烟台,不知所踪。警方根据地石某、曲比拉某提供的线索,追踪至吉则以某美姑县的家中。然而,吉则以某自从上杭铁塔工地杀人案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办案警察并未就此罢手,辗转全国十几个省份,到了吉则以某曾经去过的工地追查线索,并将吉则以某网上通缉。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10月10日,在上杭铁塔谋杀案发生一年半之后,警方在山西一个偏远山区的煤矿中将吉则以某抓获归案。吉则以某自从知道烟台金矿杀人案败露之后,便隐姓埋名销声匿迹,他躲在一些小煤窑打工维持生计,每到一处待三个月就换地方,四处东躲西藏,担惊受怕。当警察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并未做任何抵抗,只是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很快交代了福建上杭铁塔杀人案的所有参与人员,后涉案的各个犯罪嫌疑人陆续归案。

2018年4月28日,上杭县清风和煦,万里晴空。在法庭上,涉案的各个被告人低头不语。最终,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吉则以某等七人死刑、无期徒刑以及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不等;以诈骗罪分别判处阿余铁某等三人有期徒刑四年。时隔四年之后,福建上杭铁塔杀人案终于落下帷幕。

以上河北承德新闻"《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相关内容及《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相关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盲井》式杀戮继续:团伙杀害三名智障者骗取赔偿”原作者所有,如有冒犯请告知,精华网将尽快删除。

阅读量:100000+
上一篇:瑶海区邮编:李咏去
推荐量:7600
下一篇:铜陵县新闻网:中日